芊芊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神小村医 > 第974章 赵虎剩怂了(两百万字了,…
  说到斗犬,在国内也叫斗狗,这东西在国内有比较漫长的历史了。

  据说这活动起源于宋朝,在国外,早在古罗马时代就有了。

  国内的斗犬没有那么花里胡哨,国外倒是繁育出了一大批优质的斗犬品种。

  这些年,国内不少人生活富足了,可不得想着丰富一下业余生活,很多的人家也引进了斗犬。

  演变到现在,斗狗一般都背靠赌博,反正不是什么干净的活儿。

  林深这德行,村子里也早有他开地下斗狗场牟利的消息了。

  说白了还是赌博,还靠着赌博挣了大钱。

  其中他麾下的这条比特犬是立了大功的。

  这条比特犬叫旺仔,是林深专程跑美国的繁育基地买来的,花了十万美刀,一生南征北战,无往不利,十里八乡谁不尊称一声狗王。

  比特犬很凶猛,更别提旺仔就是照着斗犬的板子养的,打小吃的生肉,基本不进行驯化,狗这玩意儿你让他保持一种天然的野性,尤其是比特犬,更是极端危险。

  林深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就连周奉天都留意到这条狗目露凶光,眼珠子里透着浓浓的血丝,整个身体的肌肉隐隐凸起,仿佛随时都能够进入战斗状态似的。

  赵虎剩那条小狗比起来,那可就真的是一条小狗了。

  不说别的,就胆子这方面可就被人碾压了八条街。

  都到了这会儿了还在地上装死。

  赵虎剩都气得要骂娘了。

  至于林深那提案,赵虎剩摆了摆手说:“甭提了,斗犬?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的什么屎,丫的不就是赌博?你还有脸说啊?”

  就连周奉天也多看了赵虎剩一眼,丫的这犊子还会拒绝黄赌毒了?

  这么正能量的?

  村民们也一副傻眼的德行。

  林深说:“你丫就说你是不是怕了吧你。”

  “我赵虎剩这字典里就没有‘怕’字,咱们可就是不整什么虚头巴脑的,啥赌博啊,咱们不沾边,咱们那是守法公民,咱赵虎剩,全村上下都推一手叫五好村民,再往远的说,我小时候拿过那荣誉,个顶个都是良民的代表啊,猫蛋你来说说是不是?”

  猫蛋刚在外头看戏呢,这折腾起来,可不得护着自个儿村的人,他一边从口袋里掏瓜子嗑,一边说:“那可不是,咱们虎剩叔,打小就拿过三八红旗手、巾帼标兵、母猪护理小能手还有啥我想想,虎剩叔你别着急,肯定还有……”

  “有,有有你个大头鬼啊,丫的那都是老子能得的荣誉吗?”赵虎剩听得差点一下子背过气去。

  林深说:“反正你们村就是找不出一个人来和老子斗,你们龙眠村丫的就是没种。”

  林深也算是看出来了,龙眠村虽然狗不少,可这些狗养着就是看家护院的,并不是拿来斗狗的,压根就不是旺仔的对手,更别提赵虎剩那条小狗了。

  光是斗狗这点上,他就能肆无忌惮地跳脸,压根就不用在意什么。

  “你丫别把话说得太满,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有本事,我们俩单挑!”赵虎剩也是急了,这么多年下来,他啥时候吃过嘴巴上的亏?

  吃了那也得立马讨回来,这回那是输了狗,压根找不回什么场子。

  他那叫一个憋屈。

  这叫还不了手啊。

  现在找人约架,那也是狗急跳墙啊!

  林深压根不在意,“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动粗像什么样子?我都百八十年没和人动手了,自己出手,有失身份。”

  林深才不和赵虎剩干架呢,他又不是没听说过赵虎剩的凶名。

  这犊子名声在外,打架那是一把好手。

  赵虎剩又是出了名的招摇,其他村子里的人或多或少是听过这犊子的凶恶名头的。

  就连林深也不免俗。

  “你就一狗篮子,还身份真特娘的把自个儿当回事啊,”赵虎剩那是急眼了,骂人都没有那么有底气了。

  其他村民被连带着骂进去,脸色也不好看,赵虎剩怂了他们也是没想到的,在一旁也嘴巴不干净了起来。

  “虎剩,你个犊子也有怕的时候啊?”

  “你算不算男人啊,不就比个斗狗,怕个啥啊,你家狗要是没了,来咱们家抱一条,咱们家刚下了一窝。”

  “虎剩,你不蒸馒头也得争口气啊。”

  里头最跳的莫过于陈征南,他成日里就喜欢看热闹,这回热闹都撺掇到赵虎剩身上,那不是双倍的快乐。

  “虎剩你个犊子,斗狗都怕,你要不自个儿上当条狗和人狗子掰扯掰扯,不丢人的啊。”

  这大嗓门在大家伙儿里显得特别突兀,结果倒好,显得龙眠村一边倒的居然都是支持林深淘汰赵虎剩的。

  赵虎剩气得也是没法,拳头攥得那叫一个紧巴。

  可他也知道,让小狗去那就是送死啊,这狗跟着他那是相依为命老多年了,人也好,狗也罢,那都是有感情的,他哪能让狗去白白送死啊。

  赵虎剩又扯了扯狗链,擦了擦鼻涕,“你们丫的这帮坏种,这场算老子输成了吧,老子不趟这浑水,你们谁爱淌谁淌去!不伺候了。”

  “赵虎剩你这孬种。”林深嘚瑟地说道,现在这不就是赵虎剩认怂的表现吗?

  这年头能让这犊子认怂可真的不容易,他冷冷地扫视了众多龙眠村的村民一眼,“你们笑屁啊,你们也都是孬种,有本事和老子比啊!”

  大家伙儿脸上无光,更是不满地盯着赵虎剩的后背。

  都特娘的怪赵虎剩让大家伙儿丢了大人啊。

  别说,农村人不少都这样,到哪儿都是这副德行。

  就在这时,周奉天走了上来,拍了拍赵虎剩的肩头。

  赵虎剩一见,忽然心头生了点希望,“庆哥啊。”

  周奉天没接茬,倒是和林深说:“咱们这儿不兴斗狗赌博的,我也老实话和你说。”www.qqxsqqxs.com

  “哟,那你还不是怕了,不然你说个屁啊。”

  “我这儿虽然不和你人赌博,斗狗倒是斗的,你就是这条比特犬出来斗是吧?成,这比试我接了,不过你输了,你得对着咱们村所有人磕三个响头,你答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