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摘仙令 > 第三一四章 拆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q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杀盟接二连三出状况,虽说枯魔等封锁了消息,可是筛子一样的地方,他们不封锁还好,一旦封锁,消息反而传得更快。

  棠华星君接到宗门内线的消息,也就比修真联盟慢了半天。

  宋氏父子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落到这种地步,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现在突然出了点状况,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感觉安心了些。

  “师父,您也认为,宋在野逃出了一部分神魂是吗?”

  棠华星君摇头,对忧心冲冲的徒弟道:“不管他有没有逃出部分神魂,你都不用太忧心,因为,‘逃’这个字出现在他身上,就已经预示了他的失败。

  保住了神魂又如何?

  他的身体已经死了,修炼轮回功浪费的一百多年时间,他再也找不回去。

  就算夺舍别人重新开始,想要找到跟他原来一样厉害的身体,根本不可能。”

  棠华安慰徒弟,“宋在野已经属于过去式,他现在还不配当你的假想敌,你明白为师的意思吗?”

  明白吗?

  看着师父有些严肃的脸,严西岭一下子就明白了。

  他现在的假想敌,应该是林蹊。

  “七杀盟和修真联盟,全是散修掌权,他们身后没有势力,私心确实有限,但他们的眼界决定了他们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非常短视。”

  修仙资质,跟眼界跟大局观,可没有关系。

  棠华星君了解某些人,“为师这些天,不让你再去千道宗驻地,你可知为何?”

  “师父希望不是我去主动相交林蹊,而是林蹊主动相交于我。”

  做为云华仙宗的核心弟子,他的身份,值得任何人来主动相交。

  严西岭并不是不知道,也并不是没想过这样做,奈何某人好像根本就没有相交天下的意思。

  “千道宗里,据说南佳人和尚仙的地位不下于林蹊,但是,他们和无相其他人交好天下的时候,林蹊始终没动,到目前为止,她也只为韩旭主动过一次。

  弟子感觉林蹊是个苦修之士,她小小年纪能打败宋在野,不仅是战力超绝,见识方面,也甚有特别之处。”

  至少,他就不知道宋在野的骨盾有问题。

  韩旭能知道,是因为他躺的太久,为了忽视身体的痛,修炼之余,他只能用修仙界各种奇闻怪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林蹊能发现骨盾的破绽,一定是她把所有的时间,全都利用起来了。

  “想要林蹊主动相交于我,弟子认为,完全不可能。”

  严西岭跟师父道:“听说,她到飘渺阁游历,结果在一位相熟的苦修长辈那里,愣是跟着修炼了一个月。”

  这样的奇葩,他不服不行。

  “师父,林蹊打败宋在野,你们都认为,是她的五株异火居了首功,然后是她的运气占了第二功。”

  长辈们忌惮宋在野,却对打败宋在野的林蹊,若有若无的忽视,实在让严西岭不解,“但弟子认为,她赢得实质名归。”

  宋在野从忽视她到重视她,用了多长时间?

  可是哪怕重视了,他也死在自己的自大上面。

  “师父,弟子想要交好她,是因为,她那个值得相交。”

  为了韩旭,她能不顾危险重新回头,严西岭就觉得,她和余呦呦一样,是值得相交之人。

  “千道宗新到灵界,七杀盟的消息,只怕是收不到的。”

  严西岭看着师父,“弟子想到千道宗,亲口把这消息传给她,让她知道,她的身边并不安全,以后……更要注意!”

  不同于师父认为宋在野再也翻不起大浪,严西岭倒是觉得,他可能会翻起更大的浪。

  被他在擂台上打断的骨头,虽然早就长好,可是,心理上,在听到他名字时,好像一直在断着。

  虽然他努力不去想,但那种心理暗示却好像一直存在。

  那是宋在野利用种种,在擂台上,种上他心理的暗示。

  所有对这种心理暗示早就绝望的人都死了,他活着,所以,他更知道,宋在野的厉害。

  “师父,千道示在短短时间里,进阶了第二位化神星君,您又怎么知道,人家不会出现第三位,第四位?

  我们云华仙宗人才济济,我们有骄傲的本钱,可是弟子认为,千道示也不差。”

  他觉得,在这种时候,还端着身份对人家,是最蠢的一件事,“那位致远真人只看果报大师炼几次破障丹,就自己炼了出来,他以后在丹药方面的成就,您说会差吗?”

  “……”

  棠华星君摸摸胡子,不由笑了,“行了!你想报恩就去报吧,千道宗那里,你还可以暗示一点云华仙茶!”

  这世上的事就是这样,你主动送好处,跟人家努力交好你,换取好处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云华仙宗有云华仙茶,有云上丹,他一直等着渲百上门,奈何人家来了,谈的也不是两宗利益之事。

  若随庆没有进阶化神,若那个程致远没有炼出破障丹,他觉着,完全可以不管这个千道宗。

  奈何,就像徒弟说的这样,千道宗的未来,可能潜力无限!

  云华仙宗虽然不差,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就进入平稳阶段,宋在野死后,大的起落,已经不会再有。

  此时由徒弟主动交好千道宗,对宗门威仪,倒是没什么影响。

  “噢,对了,渲百上次跟我打听陆望前辈的遗宝问题,你跟林蹊稍提一下,幻乐塔可能就是陆望前辈的遗宝。”

  什么?

  严西岭的心头一跳。

  他听说修真联盟看不上陆家,所以,未把陆望前辈的遗宝送还,只让他们在修真联盟解禁。

  现在又说幻乐塔是陆望前辈遗宝,这算怎么回事?

  “幻乐塔不是七杀盟的吗?七杀盟奖励给宋在野,宋在野在擂吧上输给了林蹊,现在又说它可能是陆望前辈的遗宝,修真联盟还要不要脸了?这话我不会传。”

  谁爱传谁传去。

  反正他不会当这个长舌公。

  “你不传,我不传,并不代表,别人也不会传。”

  棠华叹口气道:“打擂那天,仙盟的几位长老看到幻乐塔的时候,面色都有些古怪,听说那位一鹤长老,一直在努力游说,想把幻乐塔重新收回。

  虽然凭闲风长老的性子,这种可能性不太会有,但是难保联盟的其他人也会有私心。”

  幻乐塔是下品灵宝,其时间规则,只对化神以下修士有用,他们不会夺,当年的陆望前辈得了它,封存下来也很有可能。

  但是,谁都有一二亲近后辈!

  联盟的那些长老,除了闲风那样以飞升为目标的几人,其他都绝了再进一步的可能,享受生活的同时,也纳了一个又一个侍妾,想要像宋墨存一样,留下血脉。

  一鹤早年就有血脉传下,只可惜传到现在,连一个小世家都没建起来,唯二两个有灵根的,都是灵根根值非常差的小辈。

  幻乐塔对他就至关重要了。

  要不然,他一死,他遗下的家族,可能马上就会被人盯上一夜灭门。

  想要不灭门,唯一的办法,就是交出他一生所藏。

  这样的结果,很多人都不想接受。

  所以,一鹤又收了好几个徒弟,但他想以恩卖好,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一个化神修士的收藏,不是普通的元婴修士能保住的,他必须在死前,让自己的徒弟更进一步,也冲进化神,让自己的后人,在仙道上能再走远些,不至于烂泥扶不上墙。

  “陆家若是被别有用心之人先鼓动,找向林蹊,她可能就被动了。毕竟,她得的是陆望前辈的传承!”

  “……是!弟子知道了。”

  严西岭在大宗长大,可是知道那些世家为了所谓的宗族利益,会拼到什么程度。

  虽然他觉得,陆从夏与林蹊是好友,可能不会所谓的祖宗传承说事,但陆家其他人,谁能保证?

  半晌,呆在房里,看一枚又一枚玉简的陆灵蹊,就迎来了严西岭。

  茶过三道,她听完了他所传的所有八卦!

  “令师是不是也觉得宋在野没死啊?”

  “应该是!”严西岭很郑重地点头。

  陆灵蹊叹口气,“其实他死得那么容易,我心里也一直没放下,老感觉毛毛的。”现在知道了,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严道友,你说,他再出来会是什么样?有没有可能夺舍啊?”

  她听过些夺舍,却还没见过,被夺舍变成另一个人的修士呢。

  “如果那样,就要重修,你说,他的轮回功,能不能把他以前的修为,再轮换到现在的身体里?”

  陆灵蹊真后悔没在宋在野的尸体上扔一个火球术。

  “我听我师伯说,那轮回功,是七杀盟最顶尖的一种功法呢。”

  “……”

  严西岭的眉头拢了拢,不明白,她怎么会把轮回功想的这般厉害!

  “我是听说轮回功很厉害,不过,我还听说,七杀盟自得了轮回功,还没有人真正修到大成,这功法好像被人诅咒一样……”

  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住了。

  宋墨存难道不知道那功法的问题?

  可宋在野还是选了轮回功。

  严西岭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觉得,他要好好查一查那个轮回功。

  “别急嘛!”

  陆灵蹊看他神态,记住了轮回功所谓的诅咒,“现在该发生的事情,早就发生过了,急也没用。

  倒是你说的那个一鹤星君……

  唉!我大概天生就跟鹤有仇,严道友,麻烦你,把灵界所有名中带鹤的大人物都给我划出来,我以后尽量避着点。”

  严西岭从千道宗驻地出来的时候,还晕晕乎乎的,完全不知道他怎么会留下那样一份名单。

  他不仅把灵界名中带鹤,可能成为大人物的修士名单给了林蹊,还帮忙把六界其他名中带鹤,很有名的一些修士名给了林蹊。

  那到底是她的直觉,还是她天生的真跟‘鹤’有仇啊?

  正想着,恰好看到陆从夏从太霄宫的驻地出来。

  “咦?严道友,好巧啊,你怎么会到这边来的?”

  “过来跟林蹊说些事!”

  林蹊没跟他说一点幻乐塔要怎么办。

  原本这是她的私人问题,他也不好问,但是难得碰到陆从夏啊!

  “对了,我也有些事,要跟你说一声。”

  “行!前面就是茶楼,一起坐坐。”

  山隐师伯进阶化神,陆从夏这些天的心情甚好,“宋墨存死了,道魔大比是不是要重新开始了?”

  云华仙宗是灵界的地头蛇,有问题问他就对了。

  “应该是!”严西岭看她一眼,“看样子陆道友很自信啊!”

  两轮淘汰赛后,是争霸赛,没有自信的人,是不想再打下去的,“也是,不到三百息,你就把人打下去了。”

  说来,无相界的这些人,还真厉害,哪怕连肆,也进了第二轮淘汰赛。

  “这跟自信没关系!”

  陆从夏笑了,“我听说,打过第一轮淘汰赛,宗门就可以在七杀盟和修真联盟得一些福利了,我们个人也有奖励,我还不能惦记惦记啊?”

  “呵呵!自然能惦记!”

  两人一齐进到茶楼,快要进包厢的时候,陆从夏突然停下了脚步,朝留了络腮胡子,正从另一个包厢出来,看上去很沧桑的叶湛秋望过去。

  “好巧!”

  她几步上前,语气不容违逆,“叶道友,我们能谈谈吗?”父亲的铃铛,怎么会出现在叶湛秋爷爷手上的,陆从夏一直想知道。

  “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被叶湛岳踩遍的铃铛出现在她手上,“叶湛岳说这是你爷爷的遗物。”

  叶湛秋的眉头拢了拢。

  今天倒霉到这里送货,没想到,就碰到太霄宫的人了。

  他拿起这个只能算是下品灵器的坏铃铛,看了半晌,“它不是我爷爷的。”

  堂兄变了。

  叶湛秋下意识地觉得他在陆从夏面前,给他挖坑了,“当年流放,我爷爷非常不放心我,除了他自己常用的兵器和灵舟,家里所有能用的东西,不是卖了换养魂丹,就是全给我带着了。”

  养魂丹死贵死贵,爷爷卖了不少灵物,才买下来。

  叶湛秋不知道自己当年怎么那么蠢,“陆道友当清楚,当年我年纪小,修为弱,我家并不富裕。”

  所以,如果有遗物,只能是爷爷的剑和灵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