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九百五十七章 亏大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q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凡俗界也有续骨丸卖,但是不容易买到不说,质量也不行。

    冯君的续骨丸出自修仙界,是用灵石买的,效果当然好很多。

    米家那位千恩万谢地去了,又奉还了防御阵,然后商队连夜启程赶路,另一家也是如此。

    他们倒也可以在此地休息,但是旁边就是大战的痕迹,万一被人窥到了,然后再找他们追问相关信息的话,岂不是麻烦?

    四名上人裹着廖家兄弟二人,悄然地飞进了天通的院子里。

    冯君心系那五十多名中蛊者,交待了两句之后,直接飞了回去。

    不得不说,蛊修还真是很神奇,廖家兄弟不知道在那边做了些什么,这边的患者口鼻之间,已经开始向外爬出蛊虫。

    花花看得异常欢喜,不用冯君催促,就拿了玉盒一只一只地装了起来。

    有些蛊虫已经突破了炼气期,但是寄生在凡人体内,气血不算旺盛,在玉盒上贴上一张封灵符,就足可以应付了。

    甚至有个别蛊虫,是炼气五层六层的,花花直接用无情索捆了,将它们扔进玉盒,然后再取出无情索,迅疾无比地贴上封灵符。

    它这一套做得相当娴熟,不光是冯君,连旁边的凡人,也看得呆住了。

    见识少的人,会不住地冲着花花和冯君磕头,一脸的虔诚;见识多的人则是直接懵圈了,“这是……会使用法器的灵虫?”

    季平安也在一边看着,看了一阵之后,忍不住走到冯君身边低声发话,“冯上人,你这灵植牧者的智力,可媲美妖修了啊。”

    “这也正常吧?”冯君笑着回答,“那俩被抓的蛊修说,它可是有柱国蛊的潜力。”

    季平安不屑地冷哼一声,“柱国蛊?切,不过是虫豸罢了……怎么能跟它相比?”

    他常年在边墙上跟灵兽厮杀,在这方面,有足够的发言权。

    廖家兄弟下的蛊虫不止一种,可以说是千奇百怪,而蛊虫被驱出人体的时间也长短不一,甚至有的蛊虫还需要冯君出手,割开口子将蛊虫放出来。

    所以他和花花忙了整整一个晚上。

    不过花花的兴致极高,冯君的心情也不错,大部分的村民看着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镇子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神医其实是仙人,平日里被人传得神乎其神,但是有机会见识到他能力的人,却是屈指可数。

    这一次蛊虫爆发,中招的人不算多,但是面极广,人心惶惶之下,甚至有人打算逃离此处。

    这个时候,冯君出手了,随着一个个患者被治愈,他的声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不少百姓就在不远处焚香祭拜,希望神医能保佑大家平安健康,无灾无病。

    冯君吩咐郎震,让他带人劝退这些村民,现在的他在世俗界,并不需要刻意低调,但是太过高调也不是什么好事——他修的也不是香火成神道,要这些香火做什么?

    百姓们都认识郎震,也认识那些维护治安的武修,他们前去劝说,大家也都买账,不过这些人回到房间里,又在房间里烧香祭拜。

    对于这一点,郎震表示自己也很无奈,总不能为了执行命令,粗暴地冲进房间去制止。

    天蒙蒙亮的时候,最后一个患者体内的蛊虫被驱出来,这一场风波就算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不过这些蛊虫祸害人也祸害得不轻,有人精血大损,有人体内还残存了余毒,起码有一半人还需要将养几日,才能恢复正常。

    这些就是小问题了,冯君没有再操心,而是回到小院里吃了点早餐,再次赶往天通。

    等他抵达的时候,白九州和冷琼华已经离开了,这二位虽然出手了,但是动手的对象,居然是莫名其妙的蛊修,终究是未建全功。

    没错,他们是向冯君展示出了善意,但是他们并不能确定,还会不会有人再来袭击冯君。

    如果还有更强大的杀手来,处心积虑之下,一击必中然后逃之夭夭,松柏峰还是不能完全摆脱嫌疑——因为最能体谅他们的冯君,已经挂了,旁人当然可以任意攻讦他们。

    他俩原本都打算回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也是相当地蛋疼:合着这场架几近于白打了,而且闹得跟冯君和天心台都不是很愉快。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松柏峰是想借着这件事,引出些不安分的家伙——他们就想看一看,最近有谁惦记着给松柏峰添堵。

    白九州和冷琼华商量了一阵,发现还不能就这么走了,那么他俩就不宜暴露在人前,还是得老实回去假冒老年人。

    不过,也不能说他俩一点收获都没有,起码两人的存在,在冯君和天心台已经挂上号了,有点出格的小动作,也不用担心这两家有反应。

    冯君从罗书尘这里,就大致了解了这么多,然后就是关于奴契的问题了。

    天通商盟还真有这种奴契,是一种神魂印石,虽然不是公开售卖的,但是价格也不算很高,契约出尘期上人的神魂印石,约莫是五百到一千灵。

    这么点灵石,就能得到一个出尘期上人的奴隶?当然不是,关键是这种奴契需要双方自愿签订,不能强行契约。

    皇甫无瑕表示,自己手里没有现货,需要让人送过来,价格一时也说不准。

    对冯君和罗书尘而言,五百灵还是一千灵,区别不是很大,所以就先订了两套。

    罗书尘挺有意思,走出天通的时候,还悄声跟冯君嘀咕,“我估摸着,他们没准还有强行契约的印石,不过那个价钱,估计就会贵很多了。”

    他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天心台的人就是这样,但是冯君想的就多了——万一哪天有个鳖孙对我强行契约的话,可就赚大了。

    他认为强行契约的印石,哪怕是价值一百万灵石,别人买来契约自己,也会很划算。

    他知道,这是他对自己的估价,难免有些偏高,别人肯不肯冒这么大的风险赌一把,真的很难说——不过话说回来,万一真有识货的呢?

    总算还好,最终他还是想到了,你契约了我又怎么样?我大不了退回地球位面去。

    倒不信谁还能从手机位面跑到地球位面去抓逃奴。

    事实上,这件事也提醒了他,手机位面的各种秘术实在太多了,根本是防不胜防。

    所以一味地战战兢兢,也没什么意思,只能是提高警惕之余,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廖家兄弟已经被下了禁制,储物袋和灵兽袋都被没收了,其中的灵石,罗书尘都拿给了松柏峰的那两位——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能让人家白忙一场。

    所以说天心台的人做事,其实是很有意思的,搁在地球界,大概是可以用“缺弦儿”来形容,但是他们认为这才是真性情。

    昨晚一直昏迷的廖老二,现在也醒了,正跟大哥大眼瞪小眼。

    两人非常不忿储物袋等物被搜走,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修仙界本来就是优胜劣汰的规则,如果他们赢了,肯定也是类似的手续。

    既然当时选择了刷存在感,就要承担刷数据失败的后果。

    两人也商量好了,廖老大留在止戈山,而廖老二则是会跟着罗书尘去天心台。

    去天心台的危险,要比较大一些,但是廖老二知道,他昨天捏断米家武修的胳膊,已经惹得冯君不高兴了,如果他继续待在止戈山的,后果不会特别好。

    廖老大舍不得弟弟冒险,但是他也知道,这应该是最合适的分配方式了。

    冯君也没有对此表现出什么异议。

    之所以收下一个蛊奴,他主要考虑的是,能不能为花花找一份长期的口粮?

    不过廖老大还是有点问题要问,“冯山主,我马上就是你的蛊奴了,有件事情我很疑惑,还望不吝赐教。”

    冯君淡淡地看着他,波澜不惊地发问,“如果我不肯赐教呢?”

    廖老大恭恭敬敬地低声回答,“只是一个请求,说不说在您,我不可能强求……当然,这也涉及到了天心台和蛇王的交涉。”

    罗书尘已经把廖家兄弟的因果,直接揽到了天心台身上,这是天心台对蛊修的怨念使然——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冯君找到了一个强有力的臂助。

    如果是他单扛蛊修这个群体的话,别的不说,他还会有大大小小的麻烦,而现在有人主动顶雷了——天心台的人,有时候真的满可爱的,如果搁给皇甫无瑕,绝对要算得很清楚。

    所以冯君也不想给天心台制造麻烦,“你问吧。”

    廖老大的嘴角抽动一下,缓缓发话,“我们现在就想知道,那只准蛊王……死去的准蛊王,到底是什么蛊种?”

    蛇王派他们来出任务,任务是失败了,完成不了啦,可是搞清楚相关的细节,也是他们的使命——在某些方面,蛊修的认真还是很值得敬佩的。

    再说了,天心台跟蛇王交涉,也不可能不提这些细节。

    冯君觉得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很直接地回答,“千机蜮……这在天心台不是秘密。”

    握草~~廖老大脸上的肌肉,疯狂地跳动了起来,根本不受控制,“有没有搞错,上古魔功才能培养的千机蜮?尼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