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病房内外,众人都很震惊。

  但……要论最震惊,最懵逼,最搞不清楚状况的……那肯定是刘慧。

  刘慧听完杨天这一番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愣了好几秒,她回过神来,脸色气得胀红,眼中都快要喷出火焰来!

  “你!你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害我大哥啊?他可是我亲哥啊!”刘慧满脸悲愤地喊道。

  她看上去真的很无辜,很悲愤,仿佛无缘无故被冤枉了一样。

  可杨天看着她的眼神却没有发生丝毫变化。

  他平静地看着她,道:“你没害他?那我问你,从我离开之后,是谁在病房里陪着他?”

  杨天先前说的是让刘慧和王大力中的一个人在病房里待着。但……猜都能猜得到,刘慧肯定会亲自留在病房里。

  果然……刘慧怔了怔,然后点头道:“是……是我啊,那有怎么样?我什么都没做啊!你凭什么说我害死了我哥?”

  “你确定,你们什么都没做?”杨天冷声道,“仔细回忆一下吧,在我离开之后的这段时间里,肯定有人碰到了病人。”

  刘慧正愤怒着呢,在她眼里杨天就是杀人凶手,所以她又哪里会听杨天的、认真去回忆?

  她想都懒得想,直接对着杨天大骂道:“你这完全就是在瞎猜!我哥都死了,你还想用这种方法来推卸责任?我告诉你,你做梦!你走了之后我们根本就没碰过我大哥,也没有任何人碰过!我哥就是你这个王八蛋害死的!”

  杨天撇了撇嘴,一脸漠然地看了刘慧一眼,然后指了指病人的头部,道:“如果没人碰到他,那他脑袋上最上面那根银针,是谁往里面推了半寸?难道是幽灵吗?”

  这话一出……刘慧和王大力都是一惊。

  王大力愣了愣,然后问道:“你……你的意思是……是因为那银针被人动了,所以……”

  杨天点了点头,道:“没错。脑袋本来就是人最精细也最脆弱的地方,被这样深扎一根银针进去,又是刺在没有颅骨保护的位置上……不死才怪!”

  “这……这不是更说明你自己是杀人凶手了吗!”刘慧大喊道,“针本来就是你扎的,肯定就是你扎错了!或者……就是后来挪到这个病房里的时候,你没注意好,让针扎进去,害死了我哥!无论如何,都是你害死他的!”

  杨天淡然摇了摇头,道:“我走之前,专门检查过一遍。病人身上、脑袋上的银针,都没有任何问题。不然,在我走的时候病人就应该已经开始不对了。如果说……你们都不知道病人是什么时候死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你们俩有一段时间都不在病房里。而在那段时间里或者你们离开之前,这银针被人碰过了。”

  听到这话……王大力和刘慧都愣了愣,然后……神色都很发生了些许不太正常的变化,像是……想起了什么。

  王大力张开嘴,似乎就想说出来,可话到喉咙,看了刘慧一眼,又犹豫了,没有说出口。

  他已经想起了,先前李小飞在和母亲争执的时候,撞到刘惊涛头部上的事情……

  当时他们的确都没有发现银针有变化。

  但现在想想……他们本身就对中医缺乏了解,看得出银针有没有多、有没有少就已经不错了,又哪里看得出来某根银针是否被扎深了一些?

  与此同时……刘慧的脸色在数秒内变得极差。

  她的眼珠子有些惊惶地快速转动着。

  纠结了好几秒,然后重新露出一脸愤怒,看着杨天道:“没……没有的事!那针根本就没人碰过,我们也一直都有人在,你说的完全就是错误的!不要再狡辩了,没人会相信你的!”

  “没人相信我?”将这两人的神色尽收眼底,杨天嘴角翘起一抹嘲弄,道,“我可不这么觉得。在我看来……你们两个人都已经相信我的说法了,只是不肯承认而已。不过……我得提醒你们,这里可是有录像的。”

  杨天抬手指了指床头和墙角的两个摄像头,继续道:“这里的录像是直接连通监控室的,录像也都是有保存的,发生了什么,只要看看录像就一目了然。警察应该很快就要来了,要不等等他们,然后一起去看录像?”

  这话一出……刘慧整个人都僵住了,仿佛触电了一般。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难看了,那份强行挤出的悲愤神情,也再维持不下去。

  她完全没想到,本来完全不在意的监控录像,会让她的谎言一下子溃不成军。

  一听到说要让警察看录像,她的心里顿时更加慌张了!

  如果看了录像,警察不就知道是她的儿子害死大哥了吗?

  这……这已经可以算是杀人了吧?

  那她儿子岂不是要坐牢?

  那怎么可以啊!他还那么小,做了牢,一辈子不都毁了?

  一想到这里,刘慧顿时就觉得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录像。

  那……那该怎么做呢?

  刘慧呆立在那里,怔了几秒,忽然灵光一闪,咬了咬牙,抬起头道:“不用了!不用看录像了!我承认,那针……是我一不小心按进去的,是……是我害死了我大哥,我……我……我错了……”QqXsqqXs.CoMhTTps://WWw.qqXSQqXS.coM

  一旁的王大力听到这话,微微一惊,惊讶道:“大妹子……你……”

  刘慧一听王大力要戳穿,连忙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打断道:“王大哥你不用为我解释了,的确是我不小心弄的。我认罪!”

  王大力听到这话,微微一怔,隐约也猜到了刘慧的意思,于是他一下子有些哑然了。

  这一刻……病房外的围观群众们再次爆发出一阵惊呼声,议论纷纷。

  “哇……没想到真是那家属害死的?”

  “真没想到啊……那人还是病人的亲妹妹呢,心可真毒啊!”

  “诶,也不一定吧,她不都说了是不小心吗?”

  “不小心?那她还想嫁祸给医生?这不是更恶毒吗?”

  “说的也是,真是个令人恶心的女人啊……”

  众人纷纷批判起刘慧来,都已经认定了她就是杀人犯。

  然而……

  这一刻,杨天却觉察出了一些不对……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香酥鸡块的天才神医混都市最快更新

第552章 监控录像免费阅读.https://www.qqxsq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