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

  柳百川感到很委屈。

  他感觉他把这大半辈子没受的委屈,都快一下子受尽了。

  他感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看着杨天,心中真是欲哭无泪——让我说我厉害也是你,不让我说我厉害也是你……你到底要闹哪样啊!

  “两个选择都是一样的坏结果,是不是觉得很残酷?”杨天忽然停下手来,微笑着看着他道。

  柳百川微微一怔,很想点头,但他却立马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嘶……一点……一点都不残酷。杨少您做什么都是对的!”

  杨天微笑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劝你最好实话实说。”

  柳百川浑身一僵,连忙改口道:“呃……好好好我说……是……是有一点……有一点残酷。就一点点!”

  杨天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嘛。你也觉得很残酷是吧?那……你为什么对那些无辜的女孩都这样做呢?”

  柳百川连忙摇头,道:“我……我没有……我没有啊杨少!”

  “不,你有,”杨天摇了摇头,道,“你看上人家漂亮姑娘,想上人家。姑娘迫于你的淫威答应,你当然就开开心心地得逞了。而姑娘不答应……你就利用自己的武力和权势强暴,然后威胁对方息事宁人。这样的事情……你应该干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吧?你有给过他们选择吗?”

  柳百川顿时一愣,哑口无言。

  杨天嘴角翘起一抹戏谑,看着他,道:“我本来是想放过你的。你也知道,我和你们家老爷子有交情,老爷子也帮了我不少。所以我不想杀你。可……现在,你做了这么件事,也就是不给我选择了。”

  柳百川听到这儿,忽然感觉浑身一阵发冷,如坠冰窟。他一脸惊恐,瞪大眼睛,看着杨天,道:“你……你不会是要……要……”

  “没错。”

  “咔咔——”

  整个地下室一下子安静了。

  ……

  千里之外,一片鲜为人知的地方。

  一座古老的宅邸里,某个小院中。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正坐在石桌前的石椅上,手拿着一个古式的小瓷杯,小口饮着。

  若是一般人看到这画面,或许会觉得他应该在喝茶,或是……在喝白酒。

  可事实上他喝的是红酒。

  红酒的瓶子也正摆在石桌上呢,还是很有名的拉图干红。hTtPs://M.QQxSqqXs.cOm

  “哒哒哒哒——”脚步声传来。

  “少爷,田雄求见,”仆人走到他身旁,恭敬道。

  “田雄?”年轻男子微微挑眉,想了好几秒,还是没想起来,道,“我可不记得这个名字,应该是外门门徒吧?什么时候这种人也有资格扰我雅兴了?”

  仆人连忙递上一样东西,道:“因为他拿着这样东西。”

  年轻男子转头一看……是一块他一点都不陌生的雕刻精致的木牌。

  男子一下子眯起了眼,“田彪?”

  他沉默了数秒,道:“让他进来吧。”

  “是,少爷。”仆人点了点头,退下了。

  很快……田雄被带了过来。

  田雄在世俗界,哪怕是在柳云志这样的世俗界大家族后人的面前,都是表现得相当高傲、目中无人的。

  但此刻……在这年轻的公子哥面前,他却不敢有丝毫造次,态度无比恭敬、拘谨。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离年轻男子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来,恭恭敬敬道:“田少爷。”

  田君昊转过头来,看了田雄一眼,一脸淡漠道:“说吧,田彪怎么了。”

  田雄有些悲伤地道:“彪哥……任务失败了。”

  “废物,”田君昊声音微冷,道,“五个武者,在世俗界都够搅起一阵大风雨了。这废物居然连个城市的地下势力都掌控不了?”

  田雄微微一怔,连忙解释道:“田少,这……真没这么简单。这天海市,真是卧虎藏龙啊!彪哥他们都遇到了完全打不过的对手!”

  “什么?”田君昊听到这话,微微一惊。盯着田雄,道,“你说这天海市,还有其他的武林中人?”

  “没错,”田雄立马道,“彪哥带着你派给他的四位侍从来到天海市,本来是很顺利的。但是……在他试图对青竹帮的老大动手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位神秘的高手。就是这位高手,杀掉了那四位侍从,导致任务彻底失败。”

  “全杀了?你是说,天海市,还有超过明劲后期的高手?”田君昊问道。

  “是的,”田雄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嘶……这小小的天海市,居然还能有这样级别的习武之人?不应该啊……”田君昊脸色微微变化,陷入了沉思。但数秒之后,他又问道:“等等,你说了那四个侍从,那田彪呢?他为什么没有亲自来跟我汇报?”

  “这个……彪哥,他……他被人废掉了四肢,武功也废了,”田雄战战兢兢道。

  “嗯?田彪居然都被废了?谁干的?是哪个家族的人?”田君昊冷声问道。

  虽然田彪只是田家的一个小小外门门徒,只是明劲巅峰的实力而已,并不算什么。

  但,在田君昊看来,世俗界是不可能存在比这还强的武者的。

  所以田君昊也就默认了干这件事的人肯定是古武门中某个家族的人。

  可……

  田雄听到这话,却只能一脸苦涩地说道:“少爷……这……这人,恐怕不是古武门的人。我查了他的资料,他叫杨天,二十岁左右,貌似就是那省的本地人,只是从小一直住在一座山上而已。”

  “不是古武门的人?”田君昊微微惊讶,道,“这怎么可能?能击败田彪,至少也是明劲巅峰,世俗界怎么可能培养出这样的高手?”

  田雄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而且……这人……恐怕还不只是明劲巅峰。彪哥在他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田君昊眉头一挑。听到这儿,他其实已经有些不相信田雄的说辞了。因为他自己就是暗劲初期的修为。

  练武之道,愈深,愈艰。

  越往上走,想要提升就越难。

  像他这样,二十多岁的年纪就突破暗劲,在整个田家中都已经算是天赋很好的了。这还是借助了许多家族资源的帮助。

  至于古武门外的人……能在二十岁的年纪突破暗劲?

  完全就是扯淡!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香酥鸡块的天才神医混都市最快更新

第838章 田家少爷免费阅读.https://www.qqxsq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