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行了,别糊弄爷爷了。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萧老爷子笑了笑,道,“不过,我只是有点好奇,你既然都起来了,为什么不来送他呢?”

  “呃……”萧茉莉小脸更红了。犹豫了数秒,才微微撅起唇角,道:“是那家伙自己说让我别送他的。我……我要是来送了,岂不是显得很没有面子?”

  “哦,面子啊,”萧老爷子微笑道,“你们这些小年轻啊,就是容易折在面子上过不去。实际上,面子哪有真情重要啊?”

  “爷爷你说什么呐?什么真情啊,我听不懂!”萧茉莉红着小脸,白了爷爷一眼,道。

  “听不懂就听不懂吧,”萧老爷子和蔼地笑着,摸了摸萧茉莉的小脑袋,道,“人也走了,你还是回去再睡会吧。免得一整天精神都不好。”

  萧茉莉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哦……那我回去睡了。”

  ……

  古武门就这么一片地方。

  从萧家到苏家,也没有多远的距离。

  没多久,杨天便来到了苏家。

  苏家的守卫早已认得杨天了,自然不会拦着他。

  杨天一回苏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去找苏二二。

  这大清早,苏二二估计还在安睡。去她房里抱着她软绵绵的身子睡个回笼觉,还不是美滋滋?

  于是杨天轻车熟路地朝里走,穿过正堂,准备走向苏二二的房间。

  可这还没穿过正堂呢,他却忽然看到正堂里有一道熟悉到即使化作骨灰他也能认出来的身影。

  “我靠,老头子?”杨天瞪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正坐在茶几旁的椅子上、悠哉悠哉地端着一杯茶喝的邋遢老人,惊了个呆。

  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气得太早、精神恍惚,看花了眼。

  老头子对于杨天的出现倒是一点不意外,也不感觉吃惊。他悠哉悠哉地喝了一大口茶,放下杯子,才看向杨天,道:“你小子总算是回来了。在萧家玩够了?”

  杨天听到这熟悉的、比他自己能发出的最欠打的声音还要欠打的声音,终于是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这家伙就是那个可恶的糟老头子。

  “什么叫我总算是回来了?是你这老头子不知跑哪去了吧?”杨天翻了翻白眼,走过去,坐在了茶几的另一边,道,“你知道这些天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吗?”

  老头子挑了挑眉,道:“你给我打电话了?”

  “是啊!就是你之前留得那个电话,”杨天道。

  “哦,那个啊,那个之前被人查到IP了,就没用了,”老头子轻描淡写地道。

  “那你就不能在停用之前先给我一个新的联系方式吗?”杨天继续白眼道。

  “为什么要给你?”老头子道。

  “我是你的徒弟啊,你这个当师父的不该给徒弟一个联系方式吗?你还像个师父吗?”杨天道。

  “是啊,你是徒弟,老子才是师父,老子想找你就找你,不想找你就不让你找,不行吗?”老头子理直气壮地说道。

  杨天:“……”

  这世上,能把他搞得这么无语的,估计也只有这个糟老头子了吧?

  杨天觉得自己那强大的忍耐力都是跟这老头子斗争锻炼出来的——要是没点耐性,估计早被这老头子给气死了。

  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把这气彻底咽了下去。然后看着老头子,道:“那你来苏家干什么?”

  老头子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

  他起身,走到一旁,从旁边的柜子上端起了一个托盘,端了过来,放到杨天面前的茶几上。

  托盘上,有两杯已经倒好的茶,还透着热气。

  老头子指了指这两杯茶,道:“选一杯,喝了。”

  杨天微微一怔,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

  反常。

  这很反常。

  老头子行事,向来见到粗暴。有什么事,都是直说,很少玩这种以茶论道的花把式。

  现在他突然玩这么一出,显然有诈。

  可是……

  问题又来了——这糟老头子,能诈他什么呢?

  首先,杨天很清楚,也很笃定,这老头子是不会真得害他的。

  哪怕这老头子过去对他进行了很多惨无人道的训练,让他的童年痛苦得如同地狱一般,但那些东西最终都转为了他的力量和手段,让他变得强大。若是没有这些东西,他估计早就死了。就算曾经不死,在面对古武门的时候,他也肯定会死。

  因此,无论如何,他的心里都是完全信任自己的师父的。

  其次……老头子就算真想让他做什么事情,也不会采取这样的手段啊。这老头子向来是会直接下命令的——而杨天也很难拒绝。

  所以……

  这老头子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

  杨天真是越想越想不明白了。

  他思忖了数秒,看着老头子,道:“喂,老头子,你是不是最近看什么电影看多了,觉得很装逼,就来了这么一出啊。”

  “滚你妈的,”老头子撇了撇嘴,道,“让你喝你就喝,哪那么多废话。赶紧喝完,我还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一般的茶,杨天估计就直接喝了。

  毕竟他是纯阳体质,百毒不侵,哪怕别人真给他下毒,也只是徒劳而已。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可是……唯独这老头子,杨天是不敢怠慢的。

  如果说这世界上谁最了解他,那大概就是这老头子了。

  也正因为此,就算是他,也不敢随便轻视这老头子刻意准备的东西。

  他摸了摸下巴,仔细地思索了一下。

  喝,是得喝了。

  不然这老头子估计不会罢休。

  但,要怎么喝?喝哪杯?

  杨天低下头看了一眼,这两杯茶看上去都非常普通,飘散在空中的气味也十分正常,完全感受不到一点不对劲。就好像这只是两杯普通的茶而已。

  但这份平常,却让杨天更警惕了些。

  老头子为什么要弄这两杯茶?

  弄这两杯茶的意义何在?

  他会希望我喝哪一杯?

  如果是我的话,会在哪一杯里面做文章呢?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香酥鸡块的天才神医混都市最快更新

第1696章 博弈免费阅读.https://www.qqxsq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