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思忖了好一会儿,还是不明白杨天是什么意思。

  梁厚德也沉思了半分钟,依旧不明白杨天究竟是什么意思。顿了顿,转头看向杨天,道:“杨天,如果你是为了减轻我的罪责,那大可不必。如果问题真得出在药上,我,已经我的徒弟们,肯定会负责的。治病救人是医者的天职,但若是治出问题了还不负责,那就根本不做医者了。”

  身旁的几位徒弟听到这话,表情都微微变化,有些忐忑起来,但也没人退缩,都点了点头,表示会和师父一起承担。

  不过,杨天听到这话,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不不,我真不是在给您减轻罪责。这问题,的确是不可能出在开药上。正如您说的,再怎么开药,也不可能光凭中药的配方就配出一种生物病毒来。”

  其他人听到这话,倒是都点了点头。

  胡忠诚道:“是啊,这病毒总不可能是无中生有的吧?哪怕药开得再怎么烂,总不可能让人得乙肝的。所以……这问题怎么想也不会出在药物上吧?杨天你刚才是不是口误了?”

  杨天却又摇了摇头,道:“不,我也没口误。根据我的推断,问题的确出在汤药上,但不是开药的问题,而是药材本身的问题。”

  众人微微疑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赵秋实摸着下巴,琢磨了数秒,道:“你的意思是……这汤药的原材料里,有乙肝病毒?”

  杨天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不对啊,”王主任微皱眉头,开口道,“就算原材料里有乙肝病毒,在熬制的过程中应该也都已经死光了。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这汤药里有乙肝病毒,让病人喝下,病人也不会得乙肝吧。病毒只会被胃酸给消化掉,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啊。”

  众人闻言,也纷纷点头赞同。

  世界卫生组织的官网都有明确说明——乙肝病毒并不通过以下渠道传播:共用餐具,母乳喂养,拥抱,接吻,握手,咳嗽,喷嚏,或在公共游泳池玩耍或类似行为。

  所以,就算药里有乙肝病毒,病人喝下,也不可能传染啊。M.QqXsqqXs.com

  正是因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大家根本就否决了这个可能性,也就没有就医院里的中药进行调查。大家都觉得没必要。

  而到此刻为止,他们依旧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能懂,杨天又如何能不懂。

  杨天摆了摆手,开口道:“王主任你说的,对了一半。正常情况下,喝下有乙肝病毒的药,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因为消化道的黏膜就是一层天生的保护,就像人的皮肤一样。正常人触摸外界的乙肝病毒,是不会感染的。正常人吃下带乙肝病毒的东西,也是不会感染的。因为皮肤和黏膜提供了保护。可……若是这道保护破了呢?”

  众人听到这话,微微一愣,渐渐地联想到了什么,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的意思是,病人的消化道如果有伤口,就……就可能会感染?”梁厚德道。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杨天道,“而且,通过刚刚新拿来的这些资料,我才更确定了这个可能性。因为,这些资料表明,这些病人除了都喝了咱们医院开的汤药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口腔或是消化道或是胃里,都有创伤或是破损!”

  杨天将手边的资料稍微重新整理了一下。

  然后,拿出一份,用手指指了指,道:“这一位,是有重度口腔溃疡。”

  又拿出一份,道:“这一位有胃溃疡。”

  又拿出一份,道:“这一位曾经消化道感染,有伤口。”

  又拿出一份,道:“这一位前些日子才做咽喉的手术,留有伤口。”

  又……

  ……

  这样一份份说下来,大家忽然发现,真得每个病人都有消化道里的创伤痕迹!

  十几个病人,都是如此。

  一直说到最后还剩两个的时候,杨天才停下来,道:“还有最后两个病人,资料不够完善,无法确定是否有这方面的问题。但,前面这些,应该很大程度上可以确定问题所在了。”

  众人则是已经恍然大悟,纷纷点头。

  “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王主任又是惊讶又是有些懊悔。

  “没事,现在也不算太晚,”赵秋实安抚了一句,道。然后又回过头来,看向杨天,道,“按照你刚刚说的,的确有可能是病从口入。不过,会不会是饭菜之类的东西呢?毕竟……汤药熬煮之后,应该就高温杀毒了啊。”

  杨天指了指刚刚才查上来的这份资料,“饭菜的话,刚刚你派的人有问啊,问他们这些天吃的什么。其中有一半都是吃的从外边定的外卖。外卖,总不可能刚好大家都定到了有问题的一家吧?所以,不太可能。至于你说的高温杀毒……大部分时候的确是的。但,有些中药,会比较特殊,尤其是芳香类的中药材,熬煮事件一般在十分钟之内。而十分钟,是不能完全杀死乙肝病毒的。”

  众人听到这里,都觉得杨天说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这么一说……的确很有可能啊,”王主任道,“那……我马上派人去查一查?诶……等等……”

  王主任说着说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表情又变得复杂了起来,看向杨天,道:“现在医院里广泛使用的,就是院长您手下那家天颖公司的产品药包啊。这……总不会出问题的吧?”

  杨天没有点头,也没摇头,道:“这个我无法肯定。虽然那边我一直比较放心,但也说不定会出问题。你只管派人去查就是了。如果是药包出了问题,我会担负起所有的责任。”

  天颖公司那边,一直都是李月颖在管。

  现在李月颖被困在了李家出不来,他也很少去过问天颖公司那边的情况了。所以自然也没法确定到底有没有出问题。

  王主任微微一怔,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马上去安排人。”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香酥鸡块的天才神医混都市最快更新

第1770章 柳暗花明免费阅读.https://www.qqxsq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