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炎国国王,和两位护法,看到这漫天血肉,身体都是一僵。

  他们甚至连随手凝聚气障、挡住血液这种事都没心思做了,任由一些血液和碎渣落在自己身上,将身体染红。

  这三人,毕竟都是这个世界巅峰级别的强者。

  化境后期的实力,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哪片疆域,都绝对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

  他们当然没那么容易坐以待毙。

  所以刚刚他们虽然表面上都认输了,心里却都在盘算着,合己方数人之力,能否找到从杨天手下逃出升天的机会。

  然而现在……他们傻了。

  因为突然意识到,这个家伙现在拥有的力量,已经不只是高过他们,或者是碾压他们了……那已经是他们连理解都无法理解的力量了!

  杨天只是抬手一握,没有丢出任何实质性的东西,没有划出任何散发着力量气息的灵气匹练,似乎什么也没有……

  可莫东,就在离他几十米外的地方,瞬间爆炸。

  这是什么概念?

  这就好像,天地都已经化为了他手的一部分似的。

  他手一捏,天地便将莫东捏碎。

  言出法随,天地之力如臂驱使……这种力量,哪里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抵抗的?

  国王和两位护法一生修武,在人生中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处于同龄人的顶端,在人生的后半段甚至都一直处于整个国家、乃至世界的顶端。

  可现在,他们才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弱得像只鸡……哦不,都不如一只鸡。鸡遇上凡人,尚且还能逃窜甚至反击。可他们在杨天面前,什么都做不了。

  他们……就像是蝼蚁,就像是尘埃……毫无反击之力。

  国王僵住了数秒秒。

  而后,他缓缓抬头,目光呆滞地看着杨天,道:“这……就是朕一生追寻的……圣人的力量?”

  “你可以这样理解,”杨天道,“原本,你是很有机会的。我能感知到,你离圣境,并不遥远,十年之内,或许就能找到契机。可惜……你自己的选择,葬送了你的机会,也葬送了你的性命。”

  国王叹了口气,道:“我只是为了国家的兴旺,铲除掉可能的威胁罢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好了,我让你多活了半分钟。”杨天道,“现在,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刚刚,是谁伤我家菲儿的?”

  国王倒是丝毫没有推诿给其他人的意思,挺直了身子,道:“就是朕!和两位护法无关。”

  杨天又道:“你是怎么伤她的?”

  国王指了指远处的石头,“我想用一块石头杀死她,可没想到她的实力不止暗劲,所以我才又用石头攻击了她数次。”

  “你应该庆幸,你没杀掉她,不然,你现在都死不了,”杨天道。

  国王微微一僵,有些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你想她死?”

  “不,”杨天道,“如果菲儿真得出事了,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痛快。我会先废掉你,然后让整个赤炎国为她陪葬!而你,将会目睹这一切。”

  国王听到这话,微微一僵,浑身寒毛树立,不寒而栗!

  如果是一个其他的武者说出这话,他根本不会太害怕。毕竟赤炎国虽然面积不大,但人口不少,且全民修武,哪里是一个人能掀翻得了的呢?

  可唯独眼前这位圣人……他真做得到啊!

  一想到那血流成河,伏尸万里,千年基业毁于一旦的场面……国王便如坠冰窟,浑身发抖。

  过了数秒,他才缓过来,自嘲地笑了笑,道:“这么说来,我这一失手,反而算是因祸得福,救了一国人啊……算是幸运了。”

  “好了,问题问完了,你们可以痛快地去死了,”杨天说道。

  他抬起手,然后隔空一托。

  赤炎国国王和两位护法,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托举了起来,悬在了空中,离地大概十米高的地方。

  他们根本无法反抗——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反抗。

  那股托举之力并不猛烈,相反,很是柔和,但柔和得,却让他们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方法。

  他们就这样被举在了空中,疑惑起杨天到底要干嘛。

  而后……他们看到了巨石。

  很多巨石。

  火神祭坛附近,一块块巨大的石头,甚至是雕像、石碑,都悬空而起。

  下一秒……

  这些东西齐刷刷地,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三人砸了过去!

  三人神色一变,虽然自知必死,但求生欲望发作,他们还是想要挣扎一下的。

  而且,他们可都是化境后期武者,并且和小公主那样的新手不一样,他们都是浸淫武道几十年的。一抬手劈山裂石什么的,他们也不是没做过。就这些石头,想砸死他们,也没那么简单。

  然而……就在他们凝聚力量,要将这些飞来的石头全部削碎的时候……

  一股强大的威压,落在了他们身上。

  一瞬间,他们身上的所有气息都被封死,所有的力量都遭受了猛烈的震颤,在体内激荡、散乱开来,将经脉都震得寸寸裂开!

  他们体内的力量,根本就调用不出来了。

  于是,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裹狭着天地之力的巨石,朝自己砸过来……

  而杨天,已经懒得再看了。

  他身形一闪,便穿过灵气凝聚出来的保护罩,来到小公主身旁,轻轻抱住她,柔声道:“菲儿,对不起,我出来晚了,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很疼吧?”

  小公主痴痴地看着杨天,虽然身上真得很疼,但还是忍不住往杨天怀里钻,仿佛要钻进他身体里似的。

  感受到熟悉的温暖怀抱,她一下子觉得无比的安心,身上的疼痛都仿佛消减了九成。

  “唔……你回来就好,我……我真得快吓死了。我都不敢想象,如果你真得葬身火海,我该怎么办……”小公主泪眼汪汪地说道。

  杨天一边用灵气将少女身上的一些明显的伤口处的穴位暂时封闭、减少出血,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道:“傻丫头,我怎么可能舍得抛下你一个人呢。好了,没事了,一切都好起来了。现在,我先用灵气帮你封一下身上的穴位,减轻一下痛苦。然后我们回去,我给你疗伤。有什么话,等处理好伤口了再说。”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香酥鸡块的天才神医混都市最快更新

第3025章 因祸得福免费阅读.https://www.qqxsq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