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居北海君南海 > 第16章 揭秘轮回与长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q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掌奉似乎对这个问题早有预料,勾起嘴角一笑:“是,也不是。”

    季青临皱眉疑惑,便听掌奉解释道:“如果你问的是这躯体,那我并非长生,我这具身体与常人无异,不仅会老,也会死。但如果你问的是记忆,那我便的确算得上长生不老。”

    季青临稍稍一想,试探道:“你的意思是,即便你的身体死了,记忆也还能继续存在?”

    掌奉偏头看向季青临,眼中带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似笑非笑道:“季公子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你不是也一样么?”

    季青临万万没想到他会抛出这么一句,错愕道:“你知道我记得前世?”

    掌奉又拎起葫芦喝了一口,慢悠悠道:“初生便懂人言,几月便能与人对话,两三岁便能提笔作诗,若非记得前世,难道你还真是神童不成?”

    季青临大为意外,惊喜追问道:“所以你的‘长生不老’其实就是每一世都记得前世,是吗?”

    话一出口,季青临就已是心中笃定:是了,一定是这样。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掌奉每隔约一个甲子闭关十年,回来时便会成为一个少年的模样——他的身体死了,记忆却随着新的胎儿降生,而后长大些再回到宫中,在别人看来可不就是“返老还童”了吗?

    掌奉看季青临若有所思的模样,便知道这个问题已经不必回答。

    季青临暗自琢磨了一会,又问道:“那想必你一定知道为何会如此?”

    季青临从前并未深究过自己为何会记得前世,只当这是种偶然,可如今却得知这位掌奉竟是世世都记得前世,那么这或许就不仅仅是偶然这么简单,而很可能是由某种特殊的原因所造成。

    掌奉听到此问,略带几分戏谑地笑道:“为何?因为你前世太无趣了呀。”

    季青临一怔。

    前世……无趣吗?

    确实无趣,季青临不得不承认。

    除了一汪湖水和皑皑雪山,就只剩下满屋书籍与他为伴,他的前世,当真是无趣到了极点。

    可这就是他还能记得前世的原因?就因为……前世无趣?

    掌奉看着季青临面色的变化,弯了弯嘴角,单手搭在膝上,三指微微揉搓着,一脸高深莫测道:“这世间的轮回自是有其规则,人死之后,魂元便会离开尸身,进入一个胎儿的体内。刚进去的时候,魂元携带的记忆是完整的,而后在母亲怀胎十月的过程中,魂元的记忆会慢慢的被羊水洗净,等到彻底忘记前世的时候,便会出生了。”

    掌奉没等季青临细想,看向他饶有兴趣的问道:“你可曾听过一种说法——但凡早产的孩子都比较聪慧?”

    季青临似乎是在哪里听过这么个说法,但印象并不深,此时听掌奉提起,再结合他所说的话一想,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你的意思是,早产的孩子因为记忆被羊水清洗的时间不足,仍有残存,所以才会比旁人聪明?”

    掌奉见他这么快就已会意,十分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

    季青临想了想,又面露不解道:“可我并非早产儿。”

    掌奉狡黠一笑,不以为意道:“?G,别着急,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嘛。既是规则,总是或多或少有些漏洞,只不过,这漏洞极少有人发现罢了。”

    季青临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掌奉忽然问他道:“你可听说过梵教?”

    季青临怔了怔,想起曾经在茶馆听书时,听过一个蛇妖和凡人的爱情故事,那故事中棒打鸳鸯的老头似乎就是什么梵教之人。

    思及自己对这世间诸多认知都是来源于说书先生和戏班子,季青临顿时为自己的不学无术而略感惭愧,讪讪道:“听……说书的讲过。”

    掌奉愣了一下,但也没有太在意,笑了笑道:“好吧,既然听说过,你应该也知道,梵教讲究的是无爱无恨,无欲无求。”

    季青临茫然点了点头。

    掌奉忽然凑近了几分,微微挑眉,意味深长道:“那你以为,他们为何要讲究无爱无恨,无欲无求?”

    季青临一时间有些茫然。

    为何要无爱无恨?

    难道这和轮回的规则有关?难道……这就是那个漏洞?

    季青临忽然看向掌奉,张大了双眼。

    掌奉勾起嘴角一笑,偏头挑眉道:“看样子你应该猜到了。”

    他看向前方,缓缓道:“这个规则的漏洞就是,只要你摒弃一切杂念,无爱无恨,无欲无求,羊水就无法洗掉你的记忆。这也就意味着你每一次转生,都可以继续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存活。所以,世间众多教派追求心无杂念,追求断情禁欲,说到底,还是在追求这种‘长生’。”

    季青临错愕地沉默许久,努力定了定心神,转向掌奉微微蹙眉道:“可是这样的长生有何意义?没有爱恨,也没有感情,哪怕能活千年万年,又与草木何异?”

    掌奉听着季青临的疑问,竟是嘲讽般挑了一下眉:“可不是么?这种‘长生’细想起来,其实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人之所以想要长生,就是因为心有挂念,可只要你心有挂念,就会被洗去记忆,而想要保留记忆,就需要无牵无挂。”

    他顿了顿,摊手一笑道:“这就有意思了,既然都已经无牵无挂,还要长生做什么?人们兜了一大圈,到最后才会发现,这种长生丝毫没有意义。可即便如此,世人依然对其趋之若鹜,恨不能用自己拥有的一切来换取这毫无意义的长生。”

    季青临沉默地听着,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抬头望了望空中的那轮明月。

    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这长生一事就像是神明为人世设下的一个充满矛盾的陷阱——是选择随心所欲过一生,还是清心寡欲得长生?

    很难说究竟哪一种才是真正的诱惑。

    季青临只觉得,如果让自己来选,大概是永远也不会选择后者的吧。

    见季青临出神许久,掌奉出言提醒道:“行了,第一个问题我已经答完了,接着说吧,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季青临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哦,第二个问题是,水镜神尊究竟是真的存在,还是你编造出来的?”

    掌奉一听,缓缓转头看向他,眼神忽然变得冰冷,语气也带上了几分森然道:“你可知在通天殿说这种话,是为大、不、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