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下乡 > 第19章 爬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qq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泽明上楼的时候,方白少见的在用电脑。

    这么久以来,他就没见方白开过他那个电脑包。

    重度手机癌,能用手机绝不碰电脑。

    结果这会居然在用电脑?电脑!可以玩大型网游的电脑!

    易泽明磨磨蹭蹭蹭到他面前,想看,万一被骂呀咋整?

    “想看就看吧。”方白有点好笑,余光瞥见他时不时探头瞥一眼,还没看到什么又纠结的缩回去了。

    想偷大米却畏惧猫的存在的老鼠。

    听到这话,易泽明放心地凑过来,弯腰看着电脑屏幕,手撑在桌子上。

    “你这是在干嘛?这是……法语?”他有些迟疑,感觉和英语很像,却多了些符号。

    “嗯,我接到个翻译单,是要出发了么?”方白说。

    “啊,对。我上来叫下你。”易泽明摸了摸头,“然后就……”

    “还有谁要来?”方白偏头看他,笑了笑,“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很牛逼,怎么又知道。”

    “……你这人真是……”易泽明也跟着笑了。其实他这会还是有点尴尬,虽然昨天说开了,这会方白还是这幅不要脸的模样多少让他有点放松。

    “易狗,快点!”下面有人喊道。

    他突然反应过来,“你听到下面的声音了吧?”

    方白盯着电脑屏幕,勾了勾嘴角,没说话。易泽明看他这样就知道了,啧了声。

    “你这人也不说,整天装得跟自己会读心一样。”

    说着,抖抖腿,膝盖撞撞方白腿,“快点,早去早开始。”

    “你昨天不还嫌热不想去么,怎么这会我这个想去都没急,你急了?皇上不急太监急?”方白把页面保存,电脑关机,拔线。

    易泽明看他这慢悠悠的动作就着急,从他手里抢过线,三下五除二把线折好,塞进边上的电脑包,方白已经把电脑放进去了,拉上拉链,就推着他打算下楼。

    “快快快!”

    “……不是,我手机还没拿。”方白无奈,顺着他的力道往前几步。“至于这么急么?”

    “……那你快去拿。”易泽明收手,“我们打算先爬会山,再野炊。”

    方白拿手机的动作一顿,“爬山?”

    “对啊,好久没爬了。我小时候漫山遍野四处乱跑,我奶奶都不管我,结果我大了,就不让我爬。”易泽明看他不动,又想上手推了。

    “你们去吧,大热天爬山我疯了吧。”方白往后一倒,躺床上不动了。

    “……你上次爬的不是山?”易泽明俯视他。

    “那是山吗?我就上了个陡了点的坡。”

    易泽明不说话了,蹲边上盯着他,大长腿委委屈屈地缩着,也不怕蹲麻。

    方白叹口气,“你们几个又不是玩不了,再说不还有其他小伙伴们,何必捎上我这个老年人。”他伸手摸摸易泽明的寸头,“乖,你已经是个大孩子,做事就不要哥陪着了。”

    “你妈!!”易泽明吓得飞起,给双翅膀就能飞外太空去。他往后蹦了一米多,人瞪着方白。

    方白愣了下,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你这是,没被人摸过头啊?”

    易泽明摸了摸自己的头,试图把那种诡异感摸去,“谁会有事没事摸人头啊,我奶奶都不摸我头。”

    太别扭了,他抓了几下头发,倒不是难受,不舒服,就是别扭,贼鸡儿别扭。

    “算了,昨天是你自己说要去,做人能不能言而有信点。”易泽明甩甩头,放弃挣扎。

    “昨天说的只有野炊,没有爬山,做人能不能专一点。”方白侧躺着,手撑头看着他。

    “易泽明,还没好吗?”顾青山推门进来,“……你怎么又躺床上了。”

    “他听到我们打算爬山就不去了。”易泽明说。

    “你再躺下去就要发霉了。”

    “我宁可发霉也不想晒成肉干。”方白撇撇嘴,“什么毛病啊大夏天的爬山。”

    “……抬吧。”顾青山拍拍易泽明的肩,“把他抬下去。”

    “所以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捎上啊。”方白见他们真打算上手抬人,无奈坐起,“走吧。”

    “帮我背包。”他指了指床边搁着的包,“随便谁。”

    “行吧,大少爷。走吧。”顾青山拿着包,易泽明伸了个手过来,他看了眼,把包递给易泽明。

    ……

    “啪!”

    易泽明在手臂上拍一巴掌,一直已经吸饱了血的蚊子。

    这血量,得撑得飞不起来了吧。他看着手上那一片血迹叹口气。

    方白靠在树上喝水,顾青山在边上忙于涂清凉油。他们现在在山腰,找了块树荫休息。

    下面一块很大的坡地,草很厚。这会被太阳对着晒,焉了吧唧的。

    易泽明凑过来,指着那块坡跟他说话,“我们原先小时候经常来这玩,那会还不是这种草,矮矮的,摘片大叶子就能坐着一路滑下去。”

    方白挑眉,听他说下去。

    “其实我们小时候那会玩的花样挺多的。”他转头指指身后,“原先那块草地一到夏天就一整片的野花,特好看。”

    小孩儿有点兴奋。

    “等会我们可以去找找,有一种花摘下来可以直接吃到花蜜,还有一种果子长地上的,口感有点像蓝莓。还有一种藤蔓,它叶子和果子都是酸的,果子有点像葡萄。”

    “还有一个东西特别好吃!!不过我也就吃过一次,我初中和我妈一起去自家山里摘茶籽的时候我妈给我的。”他叹了口气,“学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们这叫八月阿,阿是裂开的意思。”

    怎么都是吃的……

    方白回头看着他,“等会,自家山?”

    易泽明愣了下,“对啊。”

    方白这下是真震惊了,小花骨朵家里居然还有座山。

    大王叫我来巡山——

    “也不能这么说啊。”易泽明突然反应过来他可能误会了,“原先村里给每家划分了下,用来种茶树而已。”

    “也算是承包吧,不过不需要我们出钱而已。”他笑笑。

    “啊。”

    顾青山顶着一身的风油精味插到他们俩中间,“说起来你刚刚说的是这个吗?”他把手机递给易泽明。

    手机页面上某宝搜索“八月果”。下面一溜的图片,有的还写着什么找会童年的回忆。

    ……

    别人有没有找回童年不知道,易泽明看着和记忆里相差无几的果子,只觉得自己的童年回忆幻灭了。

    自己的梦中情果!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果子!每年夏天都要去山里找的果子!

    某宝!一搜一大片!

    别说了,自闭了。

    方白看着他的表情变来变去,最后定格在委屈,大概能猜到他什么想法。下意识想拍拍他的头,动作一顿,改成拍肩。

    “想开点,好歹下次你想吃不用去山里找,直接买就可以了。”他安慰道。

    “……不可能,有这个钱买这玩意,我还不如去充游戏。”易泽明不屑。

    “……”方白沉默,“休息好了么,继续出发吧。”

    “好,走吧。”

    太阳依旧尽职尽责发光发热,积极主动促进人体汗液的蒸发。

    方白觉得自己快要热出幻觉了,知了叫声已经成功由“吱——”变成了“贼老天”。

    他擦了擦汗,深刻意识到同意出门的自己简直是个傻逼,又累又热,晒得头疼。

    终于走到了小道,阳光被树木遮蔽,只余斑驳光圈映在地上。从镜头看这一幕会很漂亮,地上的光影,树叶被阳光穿透时,充满生机的绿意。

    而亲身经历?你会发现,这一点点光照在身上,也贼他妈晒得慌。方·十分后悔·白。

    “你不会就不行了吧?”跟来的孙亮回头看一眼,无情嘲笑道,“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废。”

    边上他弟弟孙晓一脸嘲讽,一小屁孩走路手揣兜,拽得一逼,要不是他哥,就他这么走,没摔着真得感谢老天,感谢祖宗十八代。

    “孙亮,你要是不累可以帮忙提点东西。”易泽明停下喘口气,看着走在最前面的孙亮。

    他提着大部分东西,包后面方白自己背着了,还要注意看着方白。

    这条路原先有人挖了洞,用来储藏东西,还有些是原先抓野猪什么挖的陷阱。

    而且路边上看起来铺满落叶的地,其实一脚下去人就没了。

    好歹提醒后,方白走得很小心,基本跟着他踩过的地方。

    最主要的,是孙晓这傻逼玩意太闹心了!

    “你自己没用,凭什么让我哥替你提东西,东西又不是我哥的!”孙晓听到他让孙亮提东西瞬间炸了。

    “那到时候野炊你也不要吃?”

    “你说不让我吃我就不吃?”

    “东西不提,又想吃东西,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易泽明嘲讽道。

    “你——”

    “小朋友话不要这么多,容易被打知道吗?”方白偏头,“不要说你哥牛逼,你哥再牛逼你也有落单的时候,你落单就打。”

    “骂人之前先想好。”

    他看着孙晓张一半的嘴笑道。

    孙亮也知道孙晓说的话讨打,之前他闹着不让他提东西,让他不去又不同意,反正就可劲折腾。

    “休息会再走吧。”

    顾青山眼神尖,看到前面石头缝里有水出来,指指那,提议道,“我们去那休息吧。”

    “嗯。”实在是没力气说话了,和小孩斗嘴简直浪费口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