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 > 玄幻小说 > 李空青白芷 > 第4章 蛇蝎毒妇
  要知道程海正可是医院的中坚骨干。

  而梁老向来宽厚,怎么今天会为了白家一个不相干的倒插门,公然斥责程海正。

  这是什么情况?

  会议室内的一帮专家彻底懵逼。

  “梁……梁老,您这话我担待不起。”

  程海正瞠目结舌,连忙表态:“您是医院一把手,肯定是您说了算。”

  “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你争这个位置。”

  “只是这小子……”

  “好了!”

  梁不凡没等他说完,便不容质疑说道:“病人的片子我已经看过了,有很大不确定因素。”

  “正如这为小友所说,谁也负不起这个责。”

  “谨慎起见,这次我会亲自出手。”

  嘶……

  办公室内,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梁老什么身份?

  云都医学泰斗,全国能排进前十的存在。

  说是神医都不为过,自从他接手医院到现在已经有十余年,从未听说过他亲自动手为人治病的。

  今天竟然做出这种决定。

  要知道他代表的可不仅仅只是个人,如果手术失败,整个医院都会沦为舆论的攻击对像。

  “梁老,这……这不合规矩吧……”程海正闻言,眼中掩不住的慌乱之色,额头冷汗直冒。

  本来这次手术,是由他主持。

  现在梁老突然要亲自上阵。

  那自己拿的那笔巨款怎么交待?

  以梁老的医术,要是把白老太太的病治好,等待他的就是周敏无穷的报复。

  一旦被公众知道他收受巨额贿赂,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什么规矩!”

  梁不凡脸一板,瞪着程海正说道:“就这么定了,立刻准备去把病人送到手术室!”

  说完,便带着李空青转身离开。

  十几年竖立的威严,早已深入人心。

  无人敢说半个不字。

  程海正浑身冷汗直冒,脸色煞白,失魂落魄愣在原地。

  ————————————————

  院长办公室。

  梁不凡关上门,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小师弟,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两年前我就跟你讲过,上门女婿不好当,你却说要报恩。”WWW.qqxsqqxs.com

  “现在好了,挨一巴掌不说,还背个莫大罪名。”

  “幸亏我还没退休,不然你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李空青眼神复杂道:“我到白家除了报恩,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来云城调查身世,却引来杀身之祸,这其中必然藏着惊天秘密。”

  “昨天师姐已经得到线索,就等她今天回复。”

  岳母栽赃他的那张照片,就是他跟师姐见面的场景。

  既然母亲踪迹已经寻到,呆在白家已再无意义。

  长长吸了口气后,李空青压住情绪。

  “唉,自己看吧。”梁不凡闻言,从抽屉拿出一叠资料递到李空青手里,眼中闪着忧色。

  “云城李家!”李空青扫了几眼,瞳孔急剧收缩。

  云城第一家族,根深蒂固,据说有近百年历史。

  论财产势力,就算现在的白家,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自己竟然是李家的长子!

  “你师姐早已查清,但却被我按下来一直不告诉你,是怕你出事。”

  祁寻叹道:“既然事已至此,再瞒着也没用。”

  “你父亲是李家家李宏义,在你母亲怀孕时,出轨外遇另一个女人。”

  “这事捅破了,你母亲气急难产而死。”

  “那个女人也就顺势成了李宏义的老婆,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把当时只有一岁的你偷偷卖给了人贩子。”

  “并且利用关系抹掉了你出生时的记录。”

  “李宏义找了你半年,但在那个女人怀孕后就停止了。”

  “你被追杀,也是她一手指使。”

  李空青心如火烧,眼中寒芒四射,咬牙切齿:“蛇蝎毒妇,该死!”

  从记忆起,他便想寻找自己身世,与父母团聚。

  如今终于找到,却没想到竟是这种局面。

  那个毒妇固然是凶手,但李宏义身为一家之主,如果说毫不知情,绝无可能。

  但他却放任女人的做法,抛妻弃子。

  与畜牲何异!

  李空青深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下心中愤怒。

  足足沉默了五分钟后,冷声说道:“先手术,然后我会去李家,解决这一切恩怨!”

  十分钟后。

  手术室内,李空青换上了一身白大褂,戴着口罩躲过白家人,跟在梁不凡身后进了手术室。

  “你们都出去吧,这次手术特殊,留一个人在我身边帮忙就够了。”梁不凡挥退医护人员。

  院长亲自下令,谁都不敢质疑。

  只能在心里暗暗想着,可能院长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手段。

  直到屋里只剩两人和白老太太。

  李空青看着老太太,面无表情道:“她情况特殊,你估计搞不定,替我递针,先把人救活再说。”

  “是!”梁不凡犹如学生面对老师,恭敬说道。

  这番对话,要是让医院里其他人听见,恐怕眼珠子掉到地上。

  堂堂院长,医学泰斗,在李空青面前,竟然只配递针。

  这要是传出去,足以轰动整个华夏医学界。

  但梁不凡却没有半点不甘,反而眼中升起敬畏之色。

  眼前这个小师弟,虽然年纪跟他孙子差不多大,但天资绝对是药王门历代最出类拔萃的存在。

  五岁便熟练各大药典医术,七岁就能自己补全失传古方。

  十岁更是独立创出一副炼体药方,医武双修。

  犹其一手[精诚造化八针],独步天下,就连去世的师父都自叹不如。

  可见一般。

  能给他当助手,非但不是耻辱,而是他这一生求之不得的无上幸事。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李空青站在白老太太身边,单手抚上其满是褶皱的额头,喃喃念道。

  自他进白家起,老太太便视他如废物,逢年过节都不曾拿正眼看他。

  说心里没怨这是假的。

  再加上得知身世,心中已充满恨意。

  但大病当前,他身份不同,不能被这股怨念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