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 > 玄幻小说 > 李空青白芷 > 第10章 下跪道歉
  此时的梁红和李乐成两人,心中都忍不住一阵冰凉,就连上百保镖都阻止不了李空青。

  可是,李乐成依然坚定的认为,李空青不敢动自己,自己可是李宏义的独子,李家的天之骄子,他要还敢动自己,那就意味着和整个李家为敌。

  这个代价,是他承受不了的。

  李乐成脸上的阴霾阴沉了几分,威胁道:“李空青,你要是识相的话,现在就离开李家,今天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我也不会追究你今天的冒犯。”

  “李家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梁红也尖酸刻薄的道:“李空青,你和你死去的母亲一样,低贱,一个野生野长的孩子,有什么资格争夺李家的财产。”

  梁红的声音比较低,几乎只有她和李乐成李空青三人能够听到。

  在梁红看来,李空青这一次回来,其目的就是为了争夺李家的财产。

  闻言,李空青嗤之以鼻,冷笑一声:“李家财产?你也太看得起李家了,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争夺财产,而是和你们清算这二十年的债。”

  “你梁红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小三,你们李家对不起我母亲,也对不起我,这个账该清算了。”

  梁红红唇启动,带有一丝轻蔑的笑意:“你也太张狂了,不把李家放在眼里?”

  “现在的李家可是云城第一家族,你有什么资格轻视李家!”

  “再说了,当初我和李宏义是自由恋爱,你母亲和宏义早就感情生淡了,她的死也算是成全了我们。”

  虽然被李空青方才展现出来的实力所震慑,可是梁红和李乐成依然认为,自己是安全的,云城第一豪族,岂是一个无权无势毫无背景的李空青可以动的?

  他可以打伤近百保镖,可是想要动李乐成和自己,那就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了。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给我滚出李家,否则的话,我让你后悔终生。”李宏岚声音洪亮,指着李空青呵斥道。

  “轰!”就在李宏岚的声音落下之时,一道虚影闪过,随后他的身体倒飞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终砸落在青石地板上。

  惨叫一声,晕厥在地!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李空青声音冰冷。

  呼!那些旁观者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李宏岚虽然并不是李家的高层,可毕竟是李宏义的大哥,李空青竟然一脚将其踹飞,这也太凶狠了吧?

  在这一刻,那些都打消了一开始的想法,不再将眼前的年轻人当做愣头青。

  梁红脸色惨白,尖声道:“你竟敢打李家的人,你找死!”

  “啪!”

  李空青上前一步,一巴掌伦在对方的脸上,清脆的耳光声,让在场的众人直呼冷气。

  梁红难以置信的望着李空青,她有些诧异,李空青不就是家族弃子吗?

  怎么有胆量打自己?

  她眼眸中怨毒的瞪着李空青,暴跳如雷:“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啪!”

  随着声音的落下,又是一记凶猛的巴掌落在脸上,力大气沉!

  这一巴掌,直接将梁红的脸扇的红肿起来,看上去和猪头一般。

  “这一巴掌,是为了我死去的母亲扇的。”

  “啪!”

  “这一巴掌,是为了你当初把我卖给人贩子扇的。”

  “啪!”

  “这一巴掌,是为了你雇佣杀手追杀我扇的。”

  “啪啪啪!”

  李空青没有任何的犹豫,一连十几巴掌连绵不绝,打的梁红晕头转向。

  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李空青扇成猪头,李乐成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他马上捡起一根钢管,朝着李空青的头上砸了过去。

  李空青眼尖手快,扭身躲过,一脚踹在李乐成膝盖上。

  “咔嚓!”骨裂声响起。

  李乐成惨绝人寰的叫声让人头皮发麻。

  那些参加婚宴的大家族弟子,每一个人的眼眸中都透露着难以掩盖的震惊和恐惧。

  “啊,我的腿,我的腿。”李乐成哀嚎不止。

  可是李乐成的哀嚎声却让李空青无动于衷,仿佛这凄惨的叫喊声,和他无关一般。

  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就如同一潭死水一般,毫无波澜。

  “我再问你一句,叫李宏义出来,否则我打断你另一条腿。”李空青风轻云淡的声音,让李乐成头皮发麻。

  “我爹不在家中,他现在不在。”李乐成被彻底吓破了胆,连忙回答道。

  “咔嚓!”李空青二话不说,一手抓住李乐成一条腿,反关节猛然一掰,登时将对方的腿骨折断。

  人狠话不多,惨嚎声和骨裂声,让李家人都浑身颤抖,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

  “告诉李宏义,我李空青今天来过,让他在一个月之内,到我母亲的坟前下跪道歉,否则的话,我不介意铲平整个李家。”李空青双手背负,低头看向捂着半张脸,颤抖不止的梁红。

  不等对方回答,转身离去,只留下现场一片哀嚎,和旁观者震撼的眼神。

  ……

  白家大院。

  白芷一个人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自从李空青离开之后,她的心再也没有静下来过。

  一想到自己冤枉李空青,并说过那么绝情的话,她的内心就忍不住一阵自责。

  可是一想性格倔强的她,却不知道该怎么道歉。

  “咯吱。”李空青推门而入,晾晒自己刚洗好的衣服。

  白芷回眸落在李空青的身上,却不知怎么开口。

  只是淡淡的道:“李空青,在医院的事情,是我冤枉你了,你别放在心上。”

  李空青苦笑一声,嘴角露出一丝苦涩:“放在心上?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早已经习惯了。”

  白芷秀眉为蹙,冷声道:“那你也要争气才行啊,这些年你做了些什么,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每天除了洗衣做饭,拖地之外,你还能做什么?”

  身为女人,白芷也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成就一番事业,即使不是人中龙凤,也应该有所成就,可是李空青,每日游手好闲,除了做一些无关痛痒的杂活,其他一无是处。

  在白家眼中,李空青就是吃白饭的小白脸。

www.qqxsq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