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 > 玄幻小说 > 李空青白芷 > 第18章 手法不正宗
  吃饭午饭,白芷掏出纸巾擦拭了下嘴巴,对李空青说道:“奶奶那边已经好多了,说让你过去一趟,记住,态度好点,认个错。”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白芷的声音微微有些轻柔,让李空青不由得一怔,看来她还是关系自己的。

  至少在众人面前,还维护自己的,也只有白芷了。

  点头一笑,李空青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你也别多说,他们让你道歉,你就道歉,其他的我来说,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非要偷……”白芷突然意识到什么,停了下来。

  “我没有偷东西。”李空青脸色严肃道:“白芷,我们结婚两年了,每天朝夕相处,我什么人你难道还不清楚?”

  白芷沉默不言,李空青的人品也还是很清楚的,虽然没有上进心,但是偷东西这种事情,绝不是他的为人。

  可是,任碧琳为什么非要说李空青偷东西?

  一开始,白芷是不相信母亲会陷害李空青的,可是经过今天中午的事情,她动摇了,母亲为了让她嫁入豪门,几乎可以不急任何代价,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

  那么,为了赶走李空青,诬陷他,也做得出。

  这时候,白芷突然想到,梁不凡提醒的那句话,老太太是被人下毒,难道是任碧琳?

  不,不会的,白芷摇了下头,她不敢相信做出这种事的人,是自己的母亲。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奴走了过来,让白芷和李空青过去。

  白芷舒了一口气,要来的总会到来。

  白家客厅,此时早已经坐满了白家族人,每一个人都一脸严肃,冰寒,

  当白芷和李空青出现在客厅的时候,众人的目光都森冷的看了过来,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白芷手心忍不住直冒冷汗,倒是李空青,脸上波澜无惊,见到白芷紧张,厚大的手掌顿时牵住对方柔弱无骨的小手。www.qqxsqqxs.COM

  当李空青的手掌握住白芷的手时,白芷娇躯猛然一颤,俏脸之上掠过一抹红晕。

  两人虽为夫妻,可是一直都没有过肌肤之亲,自己的手更是没有被男人触碰过,这种怪异的感觉让她心脏扑通乱跳。

  白芷没有甩开李空青的手,而是任其牵着。

  “二婶好,二叔好,三姑好。”白芷走进客厅,对着众位长辈一一问好。

  只是,那些长辈眼眸中都透露出轻蔑和厌恶,只有少数几个人微微点头之外,其他人都装作没有听到。

  看到众人的态度,李空青牵着白芷的手,在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客厅中央,老太太依偎在一张实木座椅上,周敏在她身后,卖力的讨好,又是捏肩又是捶背,给人一种好儿媳的感觉。

  如果不是李空青早就知道,老太太身上的毒是周敏下的,估计真的会把她当做孝敬公婆的好儿媳。

  “老太太的气色好多了,你不知道,昨天老太太那样,我差点吓死了,还好老天保佑,让老太太转危为安。”周敏摆弄着妖娆的身体,极力讨好道。

  老太太微闭着眼睛,脸上带有一丝得意,很显然周敏的话让她极为舒服。

  “妈,我前段时间,刚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据说是失传已经的正骨心经,花了我十几万学费,那老中医才肯教我。”这时,在老太太的左腿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笑道。

  这位正是周敏的丈夫,白石!

  说着,一只手在老太太的腿部按了几下。

  “哎呦,舒服!”老太太吭了一声,夸赞道。

  而那些白家族人,在听到白石为了学习这套按摩手法,花了十几万的时候,族中元老都忍不住点头称赞。

  “果然还是老二孝顺了,为了给老太太按摩,花了这么多年。”

  “这可不是花钱的事,首先要有这个孝心,你看老二的手法多么娴熟,可想而知,为了学习这套按摩技术,老二下了多大的心思。”

  “是啊,不像有些人,只会花言巧语,从来不做实事,这么多年了,给老太太买过一分钱东西吗?并不是说,老太太贪图你这点礼物,老太太可以不要,但你们不能不送!”

  说话前,众人都将目光看向李空青和任碧琳,这些年,任碧琳在白家的地位,日渐低下,特别是白芷嫁给李空青之后,任碧琳母女两人就成为了白家的眼中钉。

  其实李空青心中明白,这些人之所以厌恶白芷,主要原因是白芷能力太强,虽然身为女儿身,却掌管着白家最重要的部门。

  他们的子女却只能在一些无关紧要的部门任职。

  李空青眸光落在白石的手法上,脸上确实露出一丝冷笑。

  “你这按摩手法不正宗,如果继续按下去,老太太的腿必定残废。”李空青语不惊人死不休。

  闻言,白芷脸色顿时苍白,连忙拉住李空青:“你干什么,别乱说话。”

  白家族人听到李空青这句话,顿时震怒起来,其中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拐杖往地上一杵,怒声道:“李空青,你这是什么意思?咒老太太呢?”

  “就是,白石孝顺母亲,这是好事,你作为晚辈不仅不好好学习,还出言诋毁,是诚心诅咒老太太。”

  周敏尖酸刻薄的道:“李空青,你偷东西的事还没给你算账了,现在又来诅咒老太太,真不把长辈放在眼里!”

  白芷一脸焦急,连忙解释:“二爷,三爷,二婶,你们别生气,空青不会说话,你们是知道的,不要放在心上。”

  “不会说话?我看他就是故意的,昨天差点害死老太太,今天有出言诋毁长辈,这种人不配做我们白家人。”

  “对,这种人不配做我们白家人!”

  老太太微闭着的眼,微微睁开,目光中带有一丝怨毒,很显然,李空青刚才的话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李空青,你身为晚辈,竟然敢诋毁二叔?”老太太不怒自威。

  面对众人的指责,李空青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耸肩道:“我只是把实情说出来儿子,这也是为了老太太好。”

  “如果,按照他这种手法,残废倒是小事,很有可能高位截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