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 > 玄幻小说 > 李空青白芷 > 第19章 你这是杀人
  李空青的话让在场的众人都愤怒不已,恨不得给李空青两巴掌,目无尊长,还偷东西,这种人如果还能留在白家,那以后白家一定会遭受他人耻笑。

  “李空青,你说话太过分了,你是存心诅咒老太太,还是诬陷我故意害老太太?”白石恼羞成怒,厉声道。

  他为了学习这一套按摩手法,可是花了大价钱的,目的就是为了讨老太太的欢心。

  白家最近几年虽然在白芷的管理下,迅速发展,跻身云城新贵,可是白家族人都清楚,这白家的产业,背后真正的话语权全在老太太一个人身上。

  自从老太爷离世之后,老太太就成为了白家实际管控着。

  白芷也不过是给家族打工而已。

  所以,白石一直都在老太太的面前拍马屁,只要能够得到老太太的认可,他们一脉就拥有在白家立足的根本。

  再加上,两年前,白芷力排众议和李空青结婚,更是让老太太心怀不满,只是碍于家族发展,只能隐忍,可是最近几年,白家成长的空前已经达到尽头,每往前一步都要付出数倍的努力。

  这也导致白家成长缓慢,老太太对白芷的不满也愈加浓重。

  而且老一辈的人心中总会有些重男轻女,白芷是女孩,如果让她掌握家族重权,势必会胳膊肘往外拐。

  这是老太太和白家族人不愿意看到的。

  白石也看透老太太的心思,这些年时不时的给老太太搜寻一些稀奇古怪的礼物,来表达自己的孝心。

  这在外人看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不过白家族人都忌惮白石的地位,只能阿谀奉承。

  而且老太太对白石的这些做法,颇为满意,这也让白石更加投其所好。

  这套按摩手法,其实白石只花了几千块钱,他故意夸大其词,说成十几万,就是让老太太看到自己的孝心。

  李空青嘴角微微勾起,摇头道:“我只是把客观事实说出来而已,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大可以继续按摩下去。”

  白芷拉着李空青,示意他,不要多嘴。

  李空青摇头叹息,不在反驳,他知道,自己在白家的地位,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相信,反而认定自己有心诅咒老太太。

  “你就是嫉妒,自己没有本事给老太太准备礼物,也没有孝心,只能诬陷我。”

  “你诬陷我不要紧,可是你不该诅咒老太太,这是大逆不道!”

  白石抓住机会,对李空青一顿训斥。

  周敏也抓住机会,阴阳怪气的对任碧琳嘲讽道:“大嫂,你也不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女婿,真不知道,这些话是他说出来的。,还是背后某些人教唆的。”

  杀人诛心,这一句话,差点让任碧琳暴跳起来。

  只是当着白族长辈和老太太的面,她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气。www.qqxsqqxs.com

  白石也跟着阴阳怪气道:“没错,平时也不知道教育一下,不仅赶出偷东西这种下三滥的勾当,还对长辈如此说话,真是不知好歹。”

  老太太脸上露出一丝不爽,心中也是极为震怒。

  白石训斥了李空青一顿之后,低头继续为老太太按摩。

  “舒服!”老太太点头,脸上透露出一丝惬意。

  周敏摆弄着珠光宝气的服饰,一脸倨傲的讥讽道:“看到没有,老太太舒服着呢,哪里出事了。”

  可是,皱眉的这句话刚说完,老太太突然身体猛地抽搐了起来,整个身体上下剧烈的抖动,口吐白沫,两条腿更是一阵乱蹬。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分钟,看到这幅场景,在场的人都下的脸色苍白。

  等到老太太停止抖动的时候,那些白家族人早就已经吓傻了,每一个人都嘴巴颤抖,不知所错。

  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白芷惊愕的看向李空青。

  白石更是吓得两腿发软,如果老太太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按摩导致,那以后自己可就失去了老太太的支持。

  周敏话还未说完,可是那苍白的脸,宣示着她内心的恐惧。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医生,赶紧啊。”一位在家族中地位较高的老者,立刻喊道。

  这时候,众人才反应过来,叫医生的叫医生,乱跑的乱跑。

  十分钟后,一辆宝马停在白家门口,梁不凡跟着白家管家,疾步赶到客厅。

  这个时候,老太太的情况已经稳定很多,可是双腿却一直无法动弹。

  白石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站立在一片,手足无措,脸上更是恐慌不已。

  而任碧琳心中却是一阵舒坦,白石和周敏此时的恐慌,让她十分受用。

  梁不凡走进客厅,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老太太的旁边,他先是给老太太把了脉。

  “梁神医,您一定要好好医治我母亲啊。”白石脸色苍白,说话都哆嗦起来。

  梁不凡眉头紧皱,放下老太太的手,脸色为难。

  “老太太是怎么突然这样的?”梁不凡问道。

  白石和周敏都不敢说话,而那些白家族人在看向白石的时候,也都有些怒气。

  到是任碧琳走了出来,冷声笑道:“还能因为什么,当然是某些人为了献孝心,把老太太的腿弄残疾了。”

  被周敏和白石打压了这么多年,任碧琳怎么肯放过这次机会。

  梁不凡可不想管白家的家务事,他需要知道的是老太太经历的经过。

  倒是白芷站出说道:“是二叔学习了一种按摩手法,要给老他太按摩,然后老太太就突然身体抽搐,在然后就这样了。”

  “按摩手法?什么按摩?”梁不凡紧接着问道。

  白石如实将刚才的按摩步骤展示出来,梁不凡越看,脸色越难看,在白石展示完之后,他立刻大骂了一句:“胡闹,你知道这是什么按摩手法吗?”

  “这是杀人手法!”

  “什么,杀人!”

  当众人听到梁不凡的这句话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惊愕的站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向白石。

  一些族中长辈,更是手指颤抖的指着白石,怒不可遏:“白石,你到底是什么目的,竟然还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