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 > 玄幻小说 > 李空青白芷 > 第59章 彻底改观?
  李空青一说话,那些人马上全部都把嘴巴给闭上了。

  老太太腿上的伤,他们可是都清楚的,之前大半个云城的名医都被他们白家请过来,可是每个人都束手无策。

  “您怎么样……”

  白芷神色紧张的搀扶着老太太,而此时老太太才终于回忆起来,之前在离开以后由于心中太过恼怒,在走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到了脑袋才会如此。

  “老太太您终于醒了,真是可喜可贺!”

  “是啊,只要有老太太在的话,那咱们集团以后肯定还会蒸蒸日上的!”

  面对众人的宽慰和吹捧,老太太的心中并未有任何的欣喜,他反倒是一脸嫌弃的看向了白芷。www.qqxsqqxs.com

  “你站在我边上干什么?现在你可是咱们白家的顶梁柱了,哪里需要陪在我一个老太太的身边!”

  这一番话直接便把白芷给整蒙了。

  “老太太您可不要错怪好人,要不是白芷一直帮着在李空青面前求情,恐怕李空青根本就不会给您医治,而你现在……”

  “是啊老太太,咱们可都看见了,今天来了这么多医生,没一个能治好的,如果不是李空青和白芷的话,恐怕您现在就真的要被他们这些庸医给耽搁了……”

  众人纷纷劝说,可是他们越是说白芷好,老太太便越是生气。

  “都给我滚,马上从我的面前消失!”

  见着老太太发火,这些人也不敢怎样,一个个的接连便退了出去。

  “您还是不要太动怒了,现在您大病初愈,所以还是得……”

  “大病初愈?你既然记得我是大病初愈,那你就应该记得我究竟是怎么得的这场病吧!”

  看样子这老太太完全不在意白芷究竟是怎么求李空青让他活过来的,他只记得白芷夺了他的权,所以在这里不断的嫉恨。

  “果然,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来救这个老家伙。”

  李空青站在门口轻轻说了一声,语气之中很是淡然。

  “你还好意思开口!要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被这种小丫头片子给夺了权,今天你还敢在这里对我阴阳怪气!”

  看着这老太太蛮不讲理的样子,李空青只轻轻摇了摇头。

  其实李空青早该知道这老太太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就不是一个会念着别人好的家伙,不管这一次白芷对他再怎么好,他也一定不会记着的。

  “您先别动怒,都是我们的错,但是现在您确实身子还很虚弱,要不您就好好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吧,我保证我们马上就走……”

  白芷并不想惹的老太太多么生气,可是那老太太却又不愿意如此轻易放过他们两人。

  “好啊,要走可以,把我的股份还回来!”

  老太太喊着这番话的时候,白芷的脸色直接就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了。

  “说到底,你对我也只不过是在惺惺作态而已,我在这位子上待了这么多年,白家都是群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你想在他们面前做场秀,然后再让他们在吓人的面前说你的好,没想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年龄不大,心机倒是挺深的!”

  白芷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他哪能经得起这番侮辱?

  原本就是真心付出,可是到了对方的嘴里却变成了自己的一场作秀。

  “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们走了。”

  此时,白芷已经有些眼泪朦胧,他低着头便朝门外走去,只是就在路过门口的时候,却被李空青一把抓住。

  “我是真没想到,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之后,你居然还能如此的心高气傲。”

  拉住白芷以后,李空青转头看向病床上的老太太说道。

  “这一次我是看在白芷的面子上,于心不忍才会救你一次,而且我可以非常清楚的告诉你,这也是我救你的最后一次!

  你的那两条腿现在已经恶化到了一种非常严重的地步,即便是我此时想要把它全部治愈的话,也是非常困难的,有那个时间想着夺权,我劝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后事吧,不然的话到时候你死了恐怕都没人给你收尸!”

  “你!”

  李空青一番话直接让老太太怒上心头。

  “好你个废物,你现在在咒我死是吧?”

  “我们白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去安还是这副德行,你居然不思回报,反倒是跟着白芷这个小贱人一起来谋我的权,篡我的位!”

  因为剧烈的愤怒,老太太的身体甚至还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看样子你是真的老糊涂了,如果你还认为我是之前那个废物赘婿的话那就请你好好回忆一下白芷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位子上的。”

  说完话以后,李空青拉着白芷便朝门外一同走了出去。

  刚来到门外,白芷便强行把李空青的手挣脱开了。

  “你刚才那番话究竟想干什么,不知道老太太现在大病初愈吗,你要是这么刺激他,万一……”

  “没有万一,即便他今天不遭这场劫难,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芷的心头猛然一紧。

  “刚才我在给他诊脉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他腿上的情况正在不断的恶化,而且正在朝着她的上半身开始蔓延,如果这个病情不加以控制的话,顶多两个月他就会直接命丧黄泉。”

  “什么!”白芷大惊:“那……”

  “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治疗。”

  李空青一眼便看出了白芷想说什么,在他还未说出口之前便给出了答案。

  “我早就已经承诺过她的这双腿,我不会为他医治,这一次我为他动针也是看在你的情面上,我已经为你破例过一次了,不想再为你破例第二次。”

  看着李空青那略显冰冷的眼神,白芷一时间居然还有些怅然若失。

  明明他自己的内心从来都没有正视过李空青,甚至他还一度觉得李空青就是那种喜欢吃软饭的男人。

  以前因为他们是合约夫妻,所以他并未对此有过多的在意,可是现在,在他茫然失措的时候,居然只有李空青一个人,是值得相信和依靠的。

  这实在是太滑稽了。